小日子

選擇一個讓一切都不會白費的人,一個樂於品嚐人生之混亂與燦爛的人。--- 茱莉亞.卡麥隆 . 有時候什麼都不想做,什麼人也不想見,什麼電話也不想聽,年假幾天剛好給自己這麼一個時候,有個藉口把自己藏起來。 大過年哪也沒去,很單純的跟孩子渡過幾個無所事事的小日子。 Roger, 2018.2.21 . ...

Read More

人間

人間 . Roger, 2016.3.10《以立行腳。緬甸,臘戍》...

Read More

快不能呼吸了

不行了,快要不能呼吸了。 只能這樣了吧? . 無數個曾經,覺得自己也走到了這一步。除了剩下的一點不甘心,總是會出現一隻手,像是跟你說還有我在似的,輕輕的拉你一把,難熬的就也這樣熬過了。 敬那些被猶豫與恐懼綁架的過去,一步一步我把自己贖回來了。 2016.7.12攝於 內蒙古。多倫諾爾 Roger, 2016.7.28...

Read More

架上的鞋,等主人來認領,展開它的旅程。 . Roger, 2016.5.11, 2015 攝于 緬甸。臘戍 #以立國際服務 #ELIV...

Read More

Ramesh papa (之一)

Ramesh papa (之一) 尼泊爾政府規定,地震後被判定危樓(暫時仍可居住)的土磚屋,白天仍然可以在裡頭煮飯作息,但晚上不得在屋內睡覺,一旦餘震發生還有機會逃出屋外,地震過後Ramesh一直住在旁邊搭建的鐵皮屋裡,要離開前一天Ramesh帶我參觀他唯一,但再也不完整的房子。 我們一起上二樓,可以看到牆壁與窗框之間處處是裂痕,甚至有陽光可透進來的誇張裂縫,踩在樓地板有些鬆軟塌陷的觸感,偶爾從腳底板傳回來,讓我不自覺腿軟。 我問Ramesh什麼時候開始有這座房子的? 他說20多歲那年與Gomam mama結婚成家,便蓋了這座房子,兩個人從此在這個山頭上務農。這裡幾乎是村子裡最高的一戶人家,有著遼闊的視野,運氣好的時候沒有厚厚的積雲,足以遠眺位於喜瑪拉雅山脈的聖母峰群,這裡是他成家後的房子、他最大的財產、他的驕傲以及人生所有的回憶。 有一度,我們的對話陷入短暫的沉默,Ramesh 陷落在深深的思緒裡,不知道眼前的他停格在記憶的哪個段落裡。 2015 攝於尼泊爾 / Nepal © Roger Wu 2018 #以立國際服務 ...

Read More

Ramesh papa(之二)

Ramesh papa (之二) 早上起床來的第一件工作,是跟Ramesh下山打水。 清晨時分,座落於山頭上的土磚屋,籠罩在一片白色霧濛濛的世界裡,我們往山下草叢走去,下坡的濕滑的小徑,露水還結在葉子末梢,打濕了我的褲管,經常我必須蹲屈下身來,才能確定不會因此而踩滑了,我跟在穿著拖鞋的Ramesh後頭,試著不要落後他太多,而他頻頻回頭確定我還在路上。 水源處在後山山坳裡的溝壑,山泉水從一個小石穴汩汩而出,周圍佈滿翠綠的青苔,插上水管把水注滿帶來的幾個空的塑膠瓶,我們把水扛回山頭上。 走回到山丘上的家,此時濃霧已經散去,黃澄澄的陽光把走在前面的 Ramesh 整個包圍住。 經過一大早的健行,我覺得今天喝的水特別香甜。 2015 攝於尼泊爾 / Nepal © Roger Wu 2018 #以立國際服務   ...

Read More

小楀

遠遠地從外頭就能看到妳年輕的臉高掛在靈前。 雖然約好今天來公祭上與妳道別,但我還是感到一陣震顫而停下腳步,我深深地吸一口氣,重新整理心情。 動棺時要迴避,司儀官把我們所有人請出外頭,他要我們不能回頭,為了不讓妳眷戀,說好的不回頭,但我們何嘗不眷戀? . 背對著妳,向外望去,清晨的薄暮未散,陽光藏在不知是雲是霧的白幕之後,把天空暈映成一片慘白,燃燒紙錢的煙在路的盡頭久久不散,筆墨蒼勁的白色布幡幡然撩撥,嗩吶的音調莫名的高亢悲戚,披麻帶孝的人們低著頭跟在法僧後頭自成行伍,每個隊伍領著自己的照片穿梭來去,他們之間有各自的方向,但都有同樣漠然的神情,這裏是通往靈界的邊境,每一個動作與程序都有嚴格的戒律。 . 這就是妳為我們精心搭建的魔幻寫實的場景? 這一切都太不實際卻又太真實,我以為你該出來喊卡了,因為我們的表情都超入戲,一鏡到底,一次到位。 . 法僧以一種規律的節奏,誦念著我們聽不懂的經文,聲音在廳堂內繚繞震盪,我回顧我們之間的Line、微信、Messanger,才發現你其實很常找我,只是我經常正忙著某事或在某地而彼此錯過。 . 那陣子一起工作時,妳受了委屈不會讓我知道,也不會在背後抱怨批評,就是自己獨自默默地承受著。不開心的時候,一個人躲起來,不接我的電話,過兩天出現時又是一個調皮的模樣。那個良善、單純、認真、貼心的小孩,很難不讓人想去照顧妳。 . 妳嘲笑我幫女兒做的應援牌翻譯得太爛了,但我也只能用Google翻譯妳最後用韓文留下的簡短訊息,妳說得一點都沒錯, Google翻譯真的是太爛了,我依然拼湊不出妳最後想說的是什麼? . 法僧領在前頭,讓我們跟著妳,嗩吶的聲音刺穿腦門,把我們所有人的思緒一把帶走, 思念 隨著旋律在靈堂裡繞呀繞地糾結成了一團,這時妳讓背景回放著蕭煌奇的末班車,這會不會有些滑稽?不過妳的安排還是成功地讓我視線所及的一切開始滑落、扭曲而模糊。 . 火葬場的四周圍繞著一望無盡高高低低的土丘,為什麼我們要約在這種奇怪的地方呢? 是啊,跟你一起出入劇組拍攝劇照的日子,哪一次不是約在一些奇怪的時間、奇怪的地方。 . 半夜約在師大河濱公園、寒流來襲的清晨在北投軍艦岩吹冷風、在墾丁龍磐草原颳風淋雨,我說對劇照師這工作我是死了心了,這份差晨昏顛倒、沒日沒夜、辛苦就算了卻也沒自我,太北七的劇本我又實在融入不進去,但妳總是甘之如飴,妳總是說也是有好的電影。我不懂妳的夢想,但我看到妳眼裡有光,那眼裡的光讓妳與眾不同,那些晚上我都說未來亞洲最屌的劇照師晚安。 . 送妳到最後,我仍然不放棄地探詢妳怎麼了?但妳最好的姊妹們個個面面相覷,真沒有人清楚。 霎時,我似乎明白,這是妳的秘密,妳終究不想讓Roger哥知道。一如以往,不開心的事說好了不說。  . 「Roger哥~ 你覺得我這張拍的怎麼樣?」 「拍得不錯喔!」 「我也覺得不錯~ 哈哈哈哈哈~」 . 在金色的陽光下,妳從遠處走來,一如往常頂著那顆張雨生頭,一副若有所思、帶有一股傻勁的來到我跟前,然後露出調皮又無暇的笑臉,那是天使的模樣。 Roger, 2018.3.8 ...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