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看了「幸福的黃手帕(高倉健經典修復)」,那時的北海道夕張跟記憶中小時候的九份有點相似,畢竟都是礦山。 . 那時候時間過得慢,雲飄得慢,路人也走得慢。 每到向晚飯菜香便從煙囪裡蔓延開來,水溝蓋裡也傳來肥皂的香,那時五塊錢可以秤一袋黃糖,經常讓我們家賒帳的寶釵姨不知去哪裡了,輕便路上的雜貨店已經變成了熱炒店,人去樓空只有基隆山依舊佇立。...

Read More

小日子

選擇一個讓一切都不會白費的人,一個樂於品嚐人生之混亂與燦爛的人。---...

Read More

快不能呼吸了

不行了,快要不能呼吸了。 只能這樣了吧? . 無數個曾經,覺得自己也走到了這一步。除了剩下的一點不甘心,總是會出現一隻手,像是跟你說還有我在似的,輕輕的拉你一把,難熬的就也這樣熬過了。 敬那些被猶豫與恐懼綁架的過去,一步一步我把自己贖回來了。 2016.7.12攝於...

Read More

架上的鞋,等主人來認領,展開它的旅程。 . Roger,...

Read More

小楀

遠遠地從外頭就能看到妳年輕的臉高掛在靈前。 雖然約好今天來公祭上與妳道別,但我還是感到一陣震顫而停下腳步,我深深地吸一口氣,重新整理心情。 動棺時要迴避,司儀官把我們所有人請出外頭,他要我們不能回頭,為了不讓妳眷戀,說好的不回頭,但我們何嘗不眷戀? . 背對著妳,向外望去,清晨的薄暮未散,陽光藏在不知是雲是霧的白幕之後,把天空暈映成一片慘白,燃燒紙錢的煙在路的盡頭久久不散,筆墨蒼勁的白色布幡幡然撩撥,嗩吶的音調莫名的高亢悲戚,披麻帶孝的人們低著頭跟在法僧後頭自成行伍,每個隊伍領著自己的照片穿梭來去,他們之間有各自的方向,但都有同樣漠然的神情,這裏是通往靈界的邊境,每一個動作與程序都有嚴格的戒律。 . 這就是妳為我們精心搭建的魔幻寫實的場景? 這一切都太不實際卻又太真實,我以為你該出來喊卡了,因為我們的表情都超入戲,一鏡到底,一次到位。 . 法僧以一種規律的節奏,誦念著我們聽不懂的經文,聲音在廳堂內繚繞震盪,我回顧我們之間的Line、微信、Messanger,才發現你其實很常找我,只是我經常正忙著某事或在某地而彼此錯過。 . 那陣子一起工作時,妳受了委屈不會讓我知道,也不會在背後抱怨批評,就是自己獨自默默地承受著。不開心的時候,一個人躲起來,不接我的電話,過兩天出現時又是一個調皮的模樣。那個良善、單純、認真、貼心的小孩,很難不讓人想去照顧妳。 . 妳嘲笑我幫女兒做的應援牌翻譯得太爛了,但我也只能用Google翻譯妳最後用韓文留下的簡短訊息,妳說得一點都沒錯, Google翻譯真的是太爛了,我依然拼湊不出妳最後想說的是什麼? . 法僧領在前頭,讓我們跟著妳,嗩吶的聲音刺穿腦門,把我們所有人的思緒一把帶走, 思念 隨著旋律在靈堂裡繞呀繞地糾結成了一團,這時妳讓背景回放著蕭煌奇的末班車,這會不會有些滑稽?不過妳的安排還是成功地讓我視線所及的一切開始滑落、扭曲而模糊。 . 火葬場的四周圍繞著一望無盡高高低低的土丘,為什麼我們要約在這種奇怪的地方呢? 是啊,跟你一起出入劇組拍攝劇照的日子,哪一次不是約在一些奇怪的時間、奇怪的地方。 . 半夜約在師大河濱公園、寒流來襲的清晨在北投軍艦岩吹冷風、在墾丁龍磐草原颳風淋雨,我說對劇照師這工作我是死了心了,這份差晨昏顛倒、沒日沒夜、辛苦就算了卻也沒自我,太北七的劇本我又實在融入不進去,但妳總是甘之如飴,妳總是說也是有好的電影。我不懂妳的夢想,但我看到妳眼裡有光,那眼裡的光讓妳與眾不同,那些晚上我都說未來亞洲最屌的劇照師晚安。 . 送妳到最後,我仍然不放棄地探詢妳怎麼了?但妳最好的姊妹們個個面面相覷,真沒有人清楚。 霎時,我似乎明白,這是妳的秘密,妳終究不想讓Roger哥知道。一如以往,不開心的事說好了不說。  . 「Roger哥~...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