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看了「幸福的黃手帕(高倉健經典修復)」,那時的北海道夕張跟記憶中小時候的九份有點相似,畢竟都是礦山。
.
那時候時間過得慢,雲飄得慢,路人也走得慢。

每到向晚飯菜香便從煙囪裡蔓延開來,水溝蓋裡也傳來肥皂的香,那時五塊錢可以秤一袋黃糖,經常讓我們家賒帳的寶釵姨不知去哪裡了,輕便路上的雜貨店已經變成了熱炒店,人去樓空只有基隆山依舊佇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