賣乳酪的小販, Reading Terminal Market

賣乳酪小販

. 賣乳酪小販 . 到一個陌生的地方,如果沒有太多時間停留,不足以做太多規劃,我的第一站通常就往市場跑,越傳統的市集越好。有一次在印尼住幾晚,朋友來接風照應,朋友問我想去哪?我說我想到市場晃晃,朋友的老婆是當地人她一臉不解,不解那個混雜髒亂的地方有什麼值得觀光? 我才反思到:我不是觀光客。 市場是一個城市最早點燈的地方,市場是人口聚集最複雜的地方,可以在這裡看到人生百態,透過吃食,可以在這裡遇見最原始的文化衝擊。 位於費城市中心的Reading...

Read More

旅行跟流浪的差別是什麼

「如果中了樂透,妳現在會做什麼?」隔著螢幕我問Kelly 「我要做3杯檸檬綠半糖少冰」她豪不思索 原來她正好在打電話叫茶。 . 若是一個對生活滿足的人何必問自己這種問題呢?我問自己。 不過我從來不買樂透就是了。 不買是因為覺得自己沒有偏財運,另一個最主要原因應該是我跟落魄賭徒一起生活過,知道不是每篇故事都有大驚奇,與其想著天上掉下來的禮物,還不如務實地做點什麼。不過認真地想個假設性問題:如果真的有財務自由,我還會繼續拍照嗎? 今年跟光正在馬來西亞的巴士上也有過這樣的對話,現在依然沒變,我想我還是會繼續拍吧,但我會依照潛在的意志挑選想拍的題材。 . 「旅行跟流浪的差別是什麼?」 「一個有目的,一個沒有。」 北野武在湖邊問高倉健(電影「我最親愛的」片段) 覺得自己也很嚮往這種沒有目的的旅行,有筆有紙有相機還有個伴,這樣很夠了。 台灣,...

Read More

晚上看了「幸福的黃手帕(高倉健經典修復)」,那時的北海道夕張跟記憶中小時候的九份有點相似,畢竟都是礦山。 . 那時候時間過得慢,雲飄得慢,路人也走得慢。 每到向晚飯菜香便從煙囪裡蔓延開來,水溝蓋裡也傳來肥皂的香,那時五塊錢可以秤一袋黃糖,經常讓我們家賒帳的寶釵姨不知去哪裡了,輕便路上的雜貨店已經變成了熱炒店,人去樓空只有基隆山依舊佇立。...

Read More

快不能呼吸了

不行了,快要不能呼吸了。 只能這樣了吧? . 無數個曾經,覺得自己也走到了這一步。除了剩下的一點不甘心,總是會出現一隻手,像是跟你說還有我在似的,輕輕的拉你一把,難熬的就也這樣熬過了。 敬那些被猶豫與恐懼綁架的過去,一步一步我把自己贖回來了。 2016.7.12攝於...

Read More

架上的鞋,等主人來認領,展開它的旅程。 . Roger,...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