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行跟流浪的差別是什麼

「如果中了樂透,妳現在會做什麼?」隔著螢幕我問Kelly 「我要做3杯檸檬綠半糖少冰」她豪不思索 原來她正好在打電話叫茶。 . 若是一個對生活滿足的人何必問自己這種問題呢?我問自己。 不過我從來不買樂透就是了。 不買是因為覺得自己沒有偏財運,另一個最主要原因應該是我跟落魄賭徒一起生活過,知道不是每篇故事都有大驚奇,與其想著天上掉下來的禮物,還不如務實地做點什麼。不過認真地想個假設性問題:如果真的有財務自由,我還會繼續拍照嗎? 今年跟光正在馬來西亞的巴士上也有過這樣的對話,現在依然沒變,我想我還是會繼續拍吧,但我會依照潛在的意志挑選想拍的題材。 . 「旅行跟流浪的差別是什麼?」 「一個有目的,一個沒有。」 北野武在湖邊問高倉健(電影「我最親愛的」片段) 覺得自己也很嚮往這種沒有目的的旅行,有筆有紙有相機還有個伴,這樣很夠了。 台灣, 2017. 9.15 New York / Washington St...

Read More

晚上看了「幸福的黃手帕(高倉健經典修復)」,那時的北海道夕張跟記憶中小時候的九份有點相似,畢竟都是礦山。 . 那時候時間過得慢,雲飄得慢,路人也走得慢。 每到向晚飯菜香便從煙囪裡蔓延開來,水溝蓋裡也傳來肥皂的香,那時五塊錢可以秤一袋黃糖,經常讓我們家賒帳的寶釵姨不知去哪裡了,輕便路上的雜貨店已經變成了熱炒店,人去樓空只有基隆山依舊佇立。...

Read More

人間

人間 . Roger, 2016.3.10《以立行腳。緬甸,臘戍》...

Read More

快不能呼吸了

不行了,快要不能呼吸了。 只能這樣了吧? . 無數個曾經,覺得自己也走到了這一步。除了剩下的一點不甘心,總是會出現一隻手,像是跟你說還有我在似的,輕輕的拉你一把,難熬的就也這樣熬過了。 敬那些被猶豫與恐懼綁架的過去,一步一步我把自己贖回來了。 2016.7.12攝於 內蒙古。多倫諾爾 Roger, 2016.7.28...

Read More

架上的鞋,等主人來認領,展開它的旅程。 . Roger, 2016.5.11, 2015 攝于 緬甸。臘戍 #以立國際服務 #ELIV...

Read More

Ramesh papa (之一)

Ramesh papa (之一) 尼泊爾政府規定,地震後被判定危樓(暫時仍可居住)的土磚屋,白天仍然可以在裡頭煮飯作息,但晚上不得在屋內睡覺,一旦餘震發生還有機會逃出屋外,地震過後Ramesh一直住在旁邊搭建的鐵皮屋裡,要離開前一天Ramesh帶我參觀他唯一,但再也不完整的房子。 我們一起上二樓,可以看到牆壁與窗框之間處處是裂痕,甚至有陽光可透進來的誇張裂縫,踩在樓地板有些鬆軟塌陷的觸感,偶爾從腳底板傳回來,讓我不自覺腿軟。 我問Ramesh什麼時候開始有這座房子的? 他說20多歲那年與Gomam mama結婚成家,便蓋了這座房子,兩個人從此在這個山頭上務農。這裡幾乎是村子裡最高的一戶人家,有著遼闊的視野,運氣好的時候沒有厚厚的積雲,足以遠眺位於喜瑪拉雅山脈的聖母峰群,這裡是他成家後的房子、他最大的財產、他的驕傲以及人生所有的回憶。 有一度,我們的對話陷入短暫的沉默,Ramesh 陷落在深深的思緒裡,不知道眼前的他停格在記憶的哪個段落裡。 2015 攝於尼泊爾 / Nepal © Roger Wu 2018 #以立國際服務 ...

Read More

Ramesh papa(之二)

Ramesh papa (之二) 早上起床來的第一件工作,是跟Ramesh下山打水。 清晨時分,座落於山頭上的土磚屋,籠罩在一片白色霧濛濛的世界裡,我們往山下草叢走去,下坡的濕滑的小徑,露水還結在葉子末梢,打濕了我的褲管,經常我必須蹲屈下身來,才能確定不會因此而踩滑了,我跟在穿著拖鞋的Ramesh後頭,試著不要落後他太多,而他頻頻回頭確定我還在路上。 水源處在後山山坳裡的溝壑,山泉水從一個小石穴汩汩而出,周圍佈滿翠綠的青苔,插上水管把水注滿帶來的幾個空的塑膠瓶,我們把水扛回山頭上。 走回到山丘上的家,此時濃霧已經散去,黃澄澄的陽光把走在前面的 Ramesh 整個包圍住。 經過一大早的健行,我覺得今天喝的水特別香甜。 2015 攝於尼泊爾 / Nepal © Roger Wu 2018 #以立國際服務   ...

Read More